https://pihaizhou.blog.cnstock.com/index.html

个人资料

上证快讯

日历

信息

高薪并未带来高增长 上市公司高管薪酬需要四挂钩
2021-8-18 7:36:00
继2020年度报告披露领薪高级管理人员报告期内部分薪酬后,民生银行最近又发布补充公告,披露了该公司高级管理人员2020年税前薪酬其余部分。至此,民生银行的高管薪酬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的一个焦点。

从2020年民生银行的高管薪酬来看,民生银行行长郑万春年薪达665.2万元,居上市银行高管薪酬榜榜首。而在民生银行目前的14位高管中,执行董事、副行长袁桂军是2021年才当选的新人。除了袁桂军之外,其他13位高管2020年的平均薪酬为456.68万元,这在上市银行中,同样也是高管平均薪酬最高的。
 
民生银行高管的高薪令人羡慕,同时也令人困惑:那就是民生银行高管的高薪并未带来民生银行业绩的高增长。民生银行高管在享受着全行业最高薪酬的同时,2020年民生银行实现净利润343.09亿元,比上年下降了36.25%,这在全行业都是绝无仅有的。与此相对应的是民生银行的股价一路下跌。2020年,民生银行的股价下跌了17.59%;而今年又继续下跌,今年以来最多下跌了24.04% ,持有民生银行股票的投资者损失惨重。

而不论是民生银行业绩的大幅下降,还是民生银行股价的大幅下跌,这些都与民生银行高管同行业的最高薪酬,明显是格格不入,非常不协调。虽然民生银行高管颇有自知之明,其2020年实际上已经进行了降薪处理。据2019年报和补充公告,民生银行原董事长洪崎薪酬总计约为723万,行长郑万春约为689万。该行13位高管平均薪酬约为520.99万元。而2020年13位高管平均薪酬为456.68万元,相当于平均下调了12.34%。但尽管如此,这并没有改变民生银行高管高薪与业绩大幅下滑、股价大幅下跌不协调的局面。民生银行高管的高薪似乎受业绩的影响很小,更与公司股价的下跌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
民生银行高管的这种高薪显然并不合理,民生银行有必要对其高管的薪酬制度作出调整,而调整的内容主要在于“四个挂钩”。

首先是与同行业高管的平均薪酬挂钩。民生银行的利润在同行业中处于中游水平,但高管薪酬在同行业中却是高高在上,这样的薪酬显然是不合理的。因此,民生银行高管薪酬的调整,有必要与同行业高管的薪酬水平挂钩。取同行业高管的平均薪酬水平,再作一定的下浮,毕竟民生银行的盈利水平在同行业中只是处于中游水平。

其二与公司的业绩挂钩。公司业绩增长,高管的薪酬水平可以保持同步增长;公司业绩下降,高管的薪酬水平则保持同步下降。比如,2020年民生银行净利润同比下降36.25%,那么,高管的薪酬也应下调36.25%。而民生银行2020年高管薪酬只下调了12.34%,这个下调幅度显然偏低了。

其三是与公司的股价或市值挂钩。这个挂钩的方式,主要是为了促使上市公司高管能够关心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命运,而不是置投资者的命运于不顾,只管拿自己的高薪收入。比如,2020年民生银行股价下跌17.59%,那么其高管的薪酬至少也应减少17.59%。如此一来,上市公司高管的利益也就和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利益挂起钩来了,上市公司高管自然就会关心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命运。而由于市场具有不确实性,因此,该项因素对高管薪酬的影响可以设置一个上下限,如以50%为限。

其四是与公司给投资者的回报挂钩。这里的回报,主要是指上市公司给予投资者的现金分红以及用以注销的股份回购。上市公司给投资者的回报高,其高管薪酬也可以同步增加,回报降低,其高管回报也应同步减少。当然,由于上市公司存在不分红的情况,因此,该因素对高管薪酬的影响可以确定一个上下限。比如以不超过20%为限。

当然,上述二、三、四项挂钩中,在具体的操作中需要注意一定的操作技巧。比如,二、三、四项这三项挂钩均是同向运行的,取其中的最大值来执行。如三项挂钩均是减少,其中的最大值为净利润下降36.25%,那么就按此最大值来执行。如果三项挂钩中有反向运行的,那么,这种反向运行就可以起到对冲作用。假设民生银行股价上涨了20%。那么股价上涨就可以与利润下跌进行对冲,最后按16.25%来减少高管的薪酬。
发表评论: